Статьи / видео вы запросили еще не существует.

The article/video you have requested doesn't exist yet.

L'articolo / video che hai richiesto non esiste ancora.

The article/video you have requested doesn't exist yet.

요청한 문서 / 비디오는 아직 존재하지 않습니다.

The article/video you have requested doesn't exist yet.

המאמר / הסרטון שביקשת אינו קיים עדיין.

The article/video you have requested doesn't exist yet.

Статьи / видео вы запросили еще не существует.

The article/video you have requested doesn't exist yet.

L'articolo / video che hai richiesto non esiste ancora.

The article/video you have requested doesn't exist yet.

요청한 문서 / 비디오는 아직 존재하지 않습니다.

The article/video you have requested doesn't exist yet.

המאמר / הסרטון שביקשת אינו קיים עדיין.

The article/video you have requested doesn't exist yet.

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尔科姆·X(1/2)

评论:
字体大小:

内容: 本篇讲述的是一位著名的非洲裔美国人革命的形象,以及他是如何发现伊斯兰的真谛的,又是怎样解决种族歧视问题的:(一)“伊斯兰民族”组织(Nation of Islam)和朝觐。

  • 优素福·松迪格
  • 发布时间 06 Dec 2009
  • 最后修改时间 07 Dec 2009
  • 打印: 1111
  • 查看: 28935 (日均 7)
  • 评论: 尚未审查
  • 评论人: 0
  • 已发送: 0
  • 评论时间: 0

“我将永远是一位穆斯林。我的宗教是伊斯兰。”

                                    ——马尔科姆·X

早期生活

马尔科姆·X,原名是马尔科姆·利特尔,1925年5月19日出生于内布拉斯加州的奥巴哈市。他的母亲路易斯·诺顿·利特尔(Louis Norton Little)是一位家庭主妇,照顾着家里的八个孩子。他的父亲厄尔·利特尔(Earl Little)是基督教浸信教会的牧师,是黑人民族主义领袖马库斯·加维的支持者。厄尔·利特尔在公民权利问题上言辞激进,遭到了来自白种人优越论组织“黑色军团”(Black Legion)的死亡威胁。马尔科姆四岁前就迫使搬了两次家。无论厄尔·利特尔怎样躲避“黑色军团”的追杀,1929年,他们在密歇根州兰辛市的家还是被焚为灰烬。两年后,父亲厄尔的尸体被发现横躺在小镇的查道车铁轨上,当时马尔科姆年仅六岁。母亲路易斯因丈夫的死于非命而精神崩溃,被送进了一家精神病院。她的孩子们天各一方,有的被人收养,有的被送入孤儿院。

马尔科姆是一位非常聪明好学的学生,以全班第一的成绩中学毕业。他渴望自己能成为一名律师,然而,一位倍受他爱戴的老师告诉他“律师职业对黑鬼来说只是一个梦想”。马尔科姆不得不面对现实。渐渐地对上学也失去了信心,并在十五岁时辍学,从此开始流浪街头,混迹于街头小混混当中,贩毒、吸毒、滥交、盗窃几乎无恶不作。二十岁时因“入室行窃”罪被逮捕,在监狱里度过了七年时光。入狱后,他试图使自己再受教育,因而学习了很多知识。也正是在监狱中这段自我反省的日子里,他加入了“伊斯兰民族”组织,完全追随了伊利雅·穆罕默德(Elijah Muhammed)。在1952年出狱时,他好像变了一个人。

“伊斯兰民族”组织

马尔科姆出狱后,去了底特律,参加该组织的日常活动,受到伊利雅·穆罕默德的亲自委派。马尔科姆承诺建立一个全国性的组织。与此同时他也成为一个国际性知名人物。他受到很多电视节目和杂志的采访,他还在各大学和各地研讨会上发表演讲。他的讲话生动地描述了黑人的境况,但深深地激怒了白人。当一位白人提到南方一些大学只录取没有被刺的“新种黑人”时,马尔科姆反唇相讥:

“当我滑倒时,节目主持人会兴奋地喊:哈哈!马尔科姆先生,你不能否认那对于你的比赛确是一次推进!

我会坚持我的道路。听不到“民权提高”的声音,我绝不回头。白人或许认为,黑人应该喊:“哈利路亚”(hallelujah,赞美上帝)!四百年来,白人总在黑人的脊背上插了一把一尺或六英寸长的刀,现在白人要把它拔出来!让黑人感激他们。为什么?如果白人猛拔出刀,仍旧会留下很深的刀痕的!”

马尔科姆在反对美国种族歧视方面言辞激烈,“伊斯兰民族”组织严重的种族主义思想使他不能接受来自白人真诚帮助。在十二年多的时间里,他攻击白人是邪恶的魔鬼,宣扬伊利雅·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遗憾的是,今天人们对马尔科姆的印象大多都集中在了他生命中的这一时期,尽管这一时期之后的马尔科姆从思想到行动与以前完全不同,更重要的是,这一时期之后的马尔科姆还向美国人传达了一种信息。

全新地认识伊斯兰

19643月12日,由于受到“伊斯兰民族”组织内部的排挤,加上该组织又爆出了伊利雅·穆罕默德的性丑闻,马尔科姆于是与“伊斯兰民族”组织决裂,开始按新的信念建立组织。

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沉睡的人,在他人的控制之下。我现在要自己思考,说一些属于自己的言辞。之前,我只是为了他人,且受到他人的指示,现如今,我应该自我主见。

马尔科姆38岁时脱离了伊利雅·穆罕默德的“伊斯兰民族”组织。在作对之前的反省时,他说:通常在各个大学举行非正式的聚会之后我作演讲,一般由十几个包括白人在内的各种肤色的人参加,他们大多是阿拉伯人,来自中东、北非,还有在美国生活或学习的来自不同国家的穆斯林,我们曾相互拜访、学习。他们对我说尽管我对白人的种族歧视深恶痛绝,尽管我自认为是一名忠实的穆斯林,但我应该对伊斯兰做一个全新地再认识。我理解他们,并决定接受他们的意见。作为伊利雅曾经的追随者,我确实有点受制于人的感觉,尤其是在思想认识方面,经过这样的几次经历后,我自问道:既然已经公开表白了自己的宗教信仰,为什么不去拓宽自己的宗教知识呢?

我遇到一些正统的穆斯林,他们一再要求我见见马哈茂德·优素福·舒阿布博士。在一位新闻报记者的引荐下,我同舒阿布博士见了面。他很亲切。他说,他经常从报纸上了解我的情况,我说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们大约谈了15到20分钟。我们彼此都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他告诉我:“爱人如爱己,才是真信士。”(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语)

朝觐的影响

1963年,马尔科姆·X踏上了去麦加朝觐的漫漫长途。对于朝觐,马尔科姆说:

前往麦加朝觐,获得“罕吉”(Hajj)的荣誉,是每一位具备条件的穆斯林一生必须完成一次的宗教义务。

安拉在《古兰经》中说:

“其中有许多明证,如易卜拉欣的立足地;凡入其中的人都得到安宁。凡能旅行到天房的人,都有为安拉而朝觐天房的义务。不信道的人(无损于安拉),因为安拉确是无求于全世界的。”(《古兰经》397)

“你应当在众人中宣告朝觐,他们就从远道或徒步或乘着瘦驼,到你这里来。”(《古兰经》2227)

机场里成千上万的人,穿着同一种装束,准备离开吉达。你可能是国王或一位农民,无人知晓。有些政要只是很谨慎地向我示意。我们开始高呼“响应词”:Labbayka! (Allahumma) Labbayka!(主啊!我应召来了!我应召来了!。)这里有白色人种、黑色人种、棕色人种、黄色人种,有蓝眼睛的、黄头发的,还有像我一样的红色卷发的,此时皆为兄弟,人人都用同一种方式赞颂着安拉,安拉面前人人平等……

从那一刹那起,我开始重新认识 “白人”。所谓“白人”只不过是肤色不同,他像其他人一样,是普普通通的人;没有理由对他们的行为和态度妄加刻画。而在美国,“白人”比黑人,比其他有色人种享有更特殊的地位。但在穆斯林世界,我所看到的白人显出更多更真诚的兄弟情义。从那天早晨开始,在我的脑海中对白人的认识有了根本性的转变。

来自世界各地数百万计的朝觐者,从蓝眼睛黄头发到黑皮肤的非洲人,一律穿着白色的戒衣,履行同一种功课,更显示出全世界穆斯林精诚团结的精神和亲如兄弟的感情。而在我的记忆中,美国是不容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种的。美国人有必要了解伊斯兰,因为只有这一信仰才能从根本上消除美国社会的种族歧视问题。通过我在穆斯林世界的旅行中所见所闻,以及同一些美国穆斯林的交谈,我发现人们一致这样认为,是伊斯兰改变了他们对“白人”的看法。而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不同肤色的人彼此真诚地称兄道弟,情同手足,彼此尊重。

马尔科姆·X的美国新视觉

马尔科姆继续说道:

在圣城的每一分钟,我都在思索美国白人和黑人之间所发生的一切。美国黑人不值得为种族仇恨而死去——他只能对美国四百年来白人的种族歧视有所反映。种族歧视只能将美国导入毁灭的道路。根据我的亲身经历,我相信美国各大院校的白人青年一代都会看到灾难降临的预兆,他们中的许多人将会转向正信之路——只有这条正路才能让美国避免种族歧视带来的势不可挡的灾难。

我相信,安拉将会使如今这个所谓的“基督教白人社会”最终为他们对有色人的压迫和所犯下的罪恶而忏悔。正如安拉惩罚法老,使法老悔过一样。但法老拒绝给他曾统治的人民公平。我们知道,安拉最终使法老毁灭了。

我将永远也不会忘记在阿扎木博士家同阿扎木博士的一次会餐。我们谈了很多,从中也见识了他的渊博的学识和他思想的博大精深。在谈到使者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追随者的血统时,他指出他们中有白人,也有黑人,还有其它肤色的人,今天生活在穆斯林世界的人同样有各色人种,他们只是肤色不同而已,没有社会地位上的差异。但从某种意义上说,穆斯林世界已经受到来自西方思想的影响,他说,如果穆斯林世界真正存在肤色的差异,那正是西方影响的直接反映。

 

 

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尔科姆·X(2/2)

评论:   
字体大小:

内容: 本篇讲述的是一位著名的非洲裔美国人革命的形象,以及他是如何发现伊斯兰的真谛的,又是怎样解决种族歧视问题的:(二)一个新的觉醒。

  • 优素福·松迪格
  • 发布时间 06 Dec 2009
  • 最后修改时间 07 Dec 2009
  • 打印: 835
  • 查看: 35617 (日均 8)
  • 评论: 5 自 5
  • 评论人: 1
  • 已发送: 0
  • 评论时间: 0

认主独一

在朝觐期间,他给在哈莱姆区(美国纽约市的一个区, 居民大都为黑人)新修建的清真寺里的几位忠实助手写了几封信。要求他们公开发表他的信件。

“我从没有见过如此真诚、热情和精诚团结的兄弟情义。而在这片古老的圣地——易卜拉欣、穆罕默德以及在天经中所提到的一些使者的家园,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国籍、不同肤色的人们正演绎着这种兄弟情义。一周来,我完全被眼前所出现的不同肤色的人们之间的这种亲切、这种纯洁高尚的友情所震撼……

“你可能对我的这些言辞感到震惊。但在这次朝觐中,我所看到的和经历到的一切,迫使我对我以前的思想做出批判和调整,纠正以前的许多不正确的观念。这对我不是大难题。尽管以前我对自己的许多观念坚信不疑,但现在我不得不面对事实,不得不接受新的经历给我新的知识和新的生活理念。我必须始终保持虚心的态度,以随时得到真理的洗涤。

“在穆斯林世界的这十一天里,我们吃着同一盘子的饭,喝着同一杯子里的水,盖着同样的毛毯,与此同时,所有的穆斯林兄弟祈祷着同一个养主。他们中有很多蓝眼睛、黄头发、白皮肤。在从语言、服饰到皮肤的真正意义上的‘白色’穆斯林世界里,我感觉到真诚,如同我从来自尼日利亚、苏丹、加纳等非洲黑人穆斯林身上感觉到真诚一样。

“我们是真正的同类(兄弟),因为,都信仰着独一的安拉——他从他们的脑海中消除了‘白人优越’的思想,从他们的行为上去除了‘白人至尊’的矜持,从他们的态度上剔除了‘白人为上’的种族歧视。

“我从中看到,假如美国白人能够接受认主独一的信仰,那么,他们才能从真正意义上认识到‘人类在上帝面前的一体性’,才能终止他们因为肤色的差异而加于他人的歧视和伤害。

“‘种族歧视’在美国犹如是一个不可治愈的癌症,所以,作为所谓的‘白色基督教心脏’的美国更应该接受能治愈这一癌症的最佳方案。或许它能及时把美国从临近的毁灭性的灾难中拯救出来。这里并不是没有先例——由于‘种族主义’这一同样祸根,德国人曾遭遇过毁灭性的打击。

“他们问我对朝觐的最大印象是什么?我说:兄弟情谊!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民族、不同肤色的人如同兄弟一般聚集在一起!它向我们证实了独一的安拉的力量……所有的人一样的吃,一样的睡。从朝觐的氛围中,我感触到了在独一的造物主掌管下的人类的一体性。……”

朝觐后,马尔科姆以哈吉·马立克·沙巴兹之名回到了美国。他心中燃烧着一种新的精神信念。他从为民权奋斗的一个民族主义者,转变成了一名为人权而奋斗的国际主义者和人道主义者。

朝觐之后

白人记者和从事其他职业的人都渴望了解哈吉·马立克对于他们白人的新观点。他们几乎不相信,一个几年来曾一直煽动反对他们的人,如今一下子转变成以兄弟来与他们相称的人。对于这些人,哈吉·马立克说:

“你们问我:‘你难道接受白人为兄弟吗?’好,我的回答是,在穆斯林世界,我把我所看到的、感受到的,写信告诉了国内的兄弟,我觉得我的视野被拓宽了!正如我曾写的,我同包括白人在内的有色穆斯林一同分享了真理和真诚的兄弟情谊,他们从没有给我任何种族、肤色,或另类穆斯林的偏见。

“朝觐之旅拓宽了我的视野。我拥有了一个新的视角。在圣城的这两个星期里,我看到了在美国三十九年来从未见到的场面。不同民族、不同肤色——从蓝眼睛黄头发到黑皮肤的非洲人——皆兄弟!团结!友爱!认主独一!没有种族隔离主义者,也没有自由主义者,他们不知道、也不需要去解释这些毫无意义的术语。

“我得承认,过去我对白人一概的反对与憎恶。我将永远也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因为我知道,白人也有许多是真诚的,而那些真诚的人就是黑人的兄弟。真正的伊斯兰让我明白了我的“黑人主义”其实同白人的“白人主义”一样是极其低级的。”

因为哈吉·马立克的新思想,许多的黑人推选他为领袖,但现在他所宣传的思想同他曾作为“伊斯兰民族”组织的部长和发言人所宣传的思想完全相反:

“真正的伊斯兰教导我,所有的一切,宗教、政治、经济、心理、种族成分或特征,都是为了构成完整的人类大家庭和完美的人类社会。

“我要对我的哈莱姆区的兄弟们说,只有当人类顺从造化万物的独一的安拉时,人类才能找到和平与安宁,当然,只有行动才会有希望。”

从危险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哈吉·马立克的新的世界观成为美国新的撞击。他的新观念不仅得到了美国黑人群体的响应,而且得到了所有种族、各色人种知识分子的响应。现在,恶魔般的媒体穷凶极恶地把他污蔑为“鼓吹暴力”的“好战分子”,但实际上,他和马丁·路德·金博士在观点上是很相近的:

“我们的目标始终是一致的,但做法不同。马丁·路德·金博士主张的是“非暴力”行动。而那只能使自己的境况变得更悲惨。因为白人在对付手无寸铁的黑人时会毫无顾忌,会更加凶残。而今这个国家充满着种族主义思潮,任何人都无法想象它的‘极端’。当黑人问题面临致命的灾难时——应该是“非暴力”的金博士?还是所谓的‘暴力’的我呢?”

哈吉·马立克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经成为许多组织的靶子——暗杀的对象。尽管如此,他从未畏惧过什么,他依然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他在他的自传的末尾作为墓志铭写道:

“我知道,很多社会常会杀害一些促进那些社会变革的人们。假如我的死能带来一些光亮,能让真理彰显,从而剔除毁坏美国躯体的毒瘤——种族主义,那么,一切托靠安拉。若有失误那只是我自己的过失。”

马尔科姆·X的遗产

尽管哈吉·马立克知道自己已经成为被暗杀的目标,但他却不请求警察的保护。19652月21日,他在纽约一家饭店准备演讲时,遭到三名黑人的枪击。此时,他还有三个月才满四十岁。很明显,这是他曾效力的“伊斯兰民族”组织的报复行为。还有许多人认为,至少有一个以上的组织参与谋划了这次刺杀,众所周知的反黑人组织FBI(美国联邦调查局)被许多人视为同谋。我们或许永远都不能确定杀害哈吉·马立克的真正幕后支持者,或许枪杀他的计划出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美国国内的一些领导者。

马尔科姆·X已经影响到美国人生活的许多重要方面。他死后,非洲裔美国人对伊斯兰的信仰热潮空前高涨起来。亚历克斯·哈利(Alex Haley)与人合写了《马尔科姆·X传记》,以后又写了一部名为《根》的长篇史诗,讲述了一个非洲穆斯林家庭的奴隶经历。越来越多的非洲裔美国人开始皈依伊斯兰,采用穆斯林名字,探索非洲文化。最近斯拜克·李(Spike Lee)导演的电影《黑潮-麦尔坎X》放映后,又掀起了一股纪念马尔科姆·X的浪潮。哈吉·马立克是非洲裔美国人,穆斯林,是美国平民引以自豪的英雄。他传达的使命简单而又清晰:

“我不是任何形式的种族主义的追随者。我不相信任何形式的种族主义。我不相信任何形式的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我只相信伊斯兰。我是一位穆斯林。”

文章的部分内容

查看全文

添加评论

查看最多

日常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编辑精选

(阅读 更多...)

文章列表

您的上次访问
此列表当前为空.
按时间列表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最受欢迎

等级最高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发送最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打印最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评论最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您的收藏夹

您的收藏夹已空.  您可以用编辑工具条添加文章至此列表.

您的查看历史

清空您的历史记录.

View Desktop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