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Artikel / Video anzubieten existiert noch nicht.

The article/video you have requested doesn't exist yet.

Статьи / видео вы запросили еще не существует.

The article/video you have requested doesn't exist yet.

あなたが要求した記事/ビデオはまだ存在していません。

The article/video you have requested doesn't exist yet.

L'articolo / video che hai richiesto non esiste ancora.

The article/video you have requested doesn't exist yet.

요청한 문서 / 비디오는 아직 존재하지 않습니다.

The article/video you have requested doesn't exist yet.

המאמר / הסרטון שביקשת אינו קיים עדיין.

The article/video you have requested doesn't exist yet.

Der Artikel / Video anzubieten existiert noch nicht.

The article/video you have requested doesn't exist yet.

Статьи / видео вы запросили еще не существует.

The article/video you have requested doesn't exist yet.

L'articolo / video che hai richiesto non esiste ancora.

The article/video you have requested doesn't exist yet.

요청한 문서 / 비디오는 아직 존재하지 않습니다.

The article/video you have requested doesn't exist yet.

המאמר / הסרטון שביקשת אינו קיים עדיין.

The article/video you have requested doesn't exist yet.

澳大利亚前基督徒詹妮(1/2)

评论:
字体大小:

内容: 澳大利青少年新教徒被三位一体概念所困,在日本佛教高中一年后加入伊斯兰。

  • Jenny
  • 发布时间 15 Jun 2015
  • 最后修改时间 14 Jun 2015
  • 打印: 66
  • 查看: 5458 (日均 3)
  • 评论: 尚未审查
  • 评论人: 0
  • 已发送: 0
  • 评论时间: 0

们常常会问我这个问题:你怎么会加入伊斯?我总会深呼吸地做个简报。

我从没觉得伊斯兰是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相反,那是在我经历了很多不同的体验之后才逐渐到来的。希望读到此文的人能够有些许共鸣,能更深入地去了解真正的伊斯兰

1978年我出生在澳大利亚,和其他基督徒一样生下来就接受洗礼。我们期待去教堂,去主日学校。尽管我对小时候的记忆还有温存,但大都已经很零碎了,我不知道我为何去教堂,是期待去教堂时能穿上漂亮的新衣服,也许是能和小朋友们玩,也许是教堂里的故事吸引人,也许是从教堂回来后有祖母的美食等待着我们。我家不是传统的基督教家庭,《圣经》早已束之高,饭前也没有感恩和祈祷的习惯。宗教在我们的生活中也不重要。小的时候家人还常去教堂,我们长大后他们就不再去了,这让我很郁闷。之后的几年都是自己单独去的。

小学每周只有一节宗教课。我们学基督教的价值观。老师发给我们《圣经》看。尽管有些教义我不敢苟同,但有些感觉还是挺有趣的,也知道其重要性,只是不知道意义何在

上高中时,我所在的学校是一所女子学校,没有宗教课程,这让我多少有些失落,我害怕失去信仰就独自学习。那时候只是兴趣使然。我相信主的存在,但总觉得和基督教描述的主有所不同。至于三位一体的概念,我希望长大以后能够理解。尽管有些事情我很困惑,但那段时光里的我是最虔诚的,因为可以读《圣经》,也可以去遵守。只不,有些经文对我来太难理解了。数学上我和一个基督教女孩谈信仰,想着能像数学一样找到答案。她给我解释了很多问题,有些我能理解,有些在我看来就不怎么合逻辑

对于澳大利亚文化,我觉得自己还是没有适应。比如,我无法理解她们为何要饮酒,或者要有那么多男朋友。我总觉得成长中有很多压力,哭着要赶紧长大,长大了就没有这些压力了。

我的家人经常去国外旅行,我也总想找个能让自己适应的国家待下去。有一次,有机会到日本做三周的交换生,我感觉很不错,就想办法长交换时间。在不断尝试之后,最终有幸被一所高中接收完成剩余学业。

在离开澳大利亚之前,我已经有过宗教体验。但父母对此并不了解,我怕他们知道后嘲笑我。收拾行李当晚,我趁父母休息后偷偷把《圣经》放到行李中。

在日本的生活并不是很顺利,我也遇到了很多困难。对于17岁的我来说,学到了很多,得到了成长和锻炼,也让我懂得了“见不一定为实的道理。有段时间,我感觉失去了一切,失去了日本同学、日本家庭,还接到了要提前回澳大利亚的电话。我顿时觉得天塌了,我追寻多年的梦想就要破灭。那晚,我打开《圣经》,想在其中找到慰藉。我知道,无论如何,养主都知道事情的真相,不管谁从中作梗或耍把戏都逃不过他。我也始终坚信,困难打不倒我们,必定让我们成长。带着这种信念,我决定要待完一整年,不提前回去,无论如何也要结束那些可笑的传闻。知感主,让我做到了。

从那之后,我渐渐明白,每个国家的文化都有多不同,也都有好人和坏人。但那并不是我要寻找的。我所在的佛教女子中学每周都会有聚会,大家听校长长篇大论,一起祈祷诵经。开始我不太习惯手持念珠低头诵经的流程,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可是转念想,我可以诵念一些其他的内容,也可以像以前那样祈祷独一的主啊。我不是真正理解佛教,每每深究都会进牛角尖。问经常去美国的英语老师,他说在日本他是佛教徒,到了美国就是基督教徒了。竟有这样的情况!尽管我对佛教的东西感兴趣,但总觉得这不是我心中的宗教。

我从许多宗教和哲学中精挑细选,编辑出我认为宗教应该备的条目和内容。我在学校列出了清单,回到澳大利亚后读了《圣境预言书》等书。我对基督教的信仰还有些感觉,只是我要继续寻找真理了。

 

 

澳大利亚前基督徒詹妮(2/2)

评论:
字体大小:

内容: 澳大利亚青少年新教徒被三位一体概念所困,在日本佛教高中一年后加入伊斯兰。

  • Jenny
  • 发布时间 22 Jun 2015
  • 最后修改时间 22 Jun 2015
  • 打印: 61
  • 查看: 5009 (日均 3)
  • 评论: 尚未审查
  • 评论人: 0
  • 已发送: 0
  • 评论时间: 0

回国后我和一个女孩关系越来越亲密。有的同学只是一起读书一起吃饭的关系,有些是几年之后不再联系的关系,但她是我真正的好朋友。我有很多共同点,也许是因为我在日本时心态有了变化,更加圆滑,不喜自以为是妄下论断;也是我并不在乎孰是孰非,只在乎自己是否真诚,敢于拒从众。那些曾失去的美好感,正逐渐回归。

这个朋友,最初我不知道她是穆斯林。有一次,我们一起喝咖啡的时候,谈起了自己心目中的主。那次交流很愉快,她的信仰和我期待的很相似。她从家中带了《四十段圣读给我听,我很感兴趣借回家阅读。可是,我发现,这些怎么和我在媒体上发现的不一样呢?穆斯林不是恐怖分子?伊斯不是压迫妇女吗?估只提伊斯兰的美好面而已吧,我如此猜测。

从上大一开始,我就独自在网上一些资料。在伊斯聊天室里,我遇到了很多穆斯林。我发现,和我的朋友一样,也只是说伊斯兰有多么美好,觉得他们对伊斯的真相总是有所隐瞒。我提的许多问题,他们都给与解答和帮助。记得我曾问过一个穆斯林,是否也信仰天使。因为信仰天使是宗教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穆斯林肯定不信仰。我当时对穆斯林的认识,无知到老是打妻子,,是业余恐怖分子的地步。可当他回答我当然信仰天使的存在,我很震惊。从那起,我觉得我需要真正了解这个宗教了。

时候我在想,上网的初衷是证明伊斯兰的错误,寻找其消极和邪恶面,因为有那么多人对伊斯印象不好,应该不会是无缘无故的。总能找到宗教中不合理成分的存在,伊斯会有什么不同么?我希望有人说穆斯林女性遭受压迫没有自由,期待典型的穆斯林女孩来以身说法。可是,事与愿。她是那样的活泼,自由欢畅地表达着自己。我觉得,她们比我还要自由。

慢慢地,我伊斯兰的了解越来越多,但也越来越胆怯。朋友们都不知道我在了解伊斯兰,我不想让知道我在找消极面发现了正能量,但我也不想让她们对我信仰伊斯抱有希望。是否信仰,我要自己做决定,不受任何压力。

这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决定经常会有人问我怎么就决定信仰伊斯兰了。要知道,当伊斯的真理清晰完整地摆在你面前时,你也会毫不犹豫的。尽管如此,并不意味着决定念作证言就很容易了。首先,我对伊斯兰还不太了解,可我知道其中毫无谬误。我也知道,念作证言不是目的,只是信仰伊斯兰的第一步。托靠真主,我会继续坚持学习更多的伊斯兰。其次,我逐渐将伊斯兰与邪分离。以前,我始终认为自己不会成为穆斯林的!媒体把他们说的那么邪恶,我怎么可以信仰呢?而且我要信仰的那个宗教,它必须符合我心中的标准才行。可当我知道伊斯兰也信仰独一的真主之后,什么障碍都没有了。伊斯兰带来了我需要的一切。对我来说,伊斯兰就好像是看了风景短暂停留后继续搭乘的这是我生命中最后也是最长的风景。

199710月,我和好友去墨尔本伊斯兰中心念作证言。那时我很紧张,姐妹都念完之后轮到我了,我心里忐忑不安,但最鼓起勇气跟一个姐妹一起念了。她一开口,我就哭了。那种激动无以言表。朋友在我旁边,我并不知道她已经热泪盈眶。我知道身上有一股力量,但又觉得自己脆弱。

我知道我要学的东西还很多,但我想要人们知道,伊斯兰是真主对全人赐福。银沙安拉,你了解越多,就越能发现伊斯兰更多的美好。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文章的部分内容

查看全文

添加评论

查看最多

日常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编辑精选

文章列表

您的上次访问
此列表当前为空.
按时间列表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最受欢迎

等级最高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发送最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打印最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评论最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阅读 更多...)

您的收藏夹

您的收藏夹已空.  您可以用编辑工具条添加文章至此列表.

您的查看历史

清空您的历史记录.

View Desktop Version